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中)

发布时间:2020-01-29 02:00:02 编辑:balance 49°

   Caliber 12P机芯厚仅2.3毫米,即便放在今天,也称得上令人印象深刻的工程壮举。在1960年,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。Caliber 12P机芯的推出大大提升了伯爵的品牌声誉;提及超薄制表,人们就会想到伯爵;也曾一度,“优雅腕表”几乎普遍地被认为可以用三个词概括,即纤薄、黄金和自动。

   积家Caliber 849、爱彼Caliber 2120、江诗丹顿Caliber 1120以及伯爵Caliber 12P,这些机芯大概代表了采用传统材质推进超薄制表的极限。尝试走的更远的,却未必能善始善终。

  

积家Caliber 849机芯

  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上)

   积家Caliber 849是20世纪最经典的超薄机芯之一。该机芯厚仅1.85毫米,制作超薄机芯极具挑战,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相比制作较厚的表,制作较薄的表,并使其正常运作,显然更为困难,原因有很多。首先,是动力的问题。想要一枚表精准运作,从齿轮系到摆轮,必须供有充足的动力,这样它就能以足够大的振幅(通常以“度”表示)振荡,确保动力存储范围内的整体精准。主发条的动力总量,取决于弹簧的高度;当然,超薄机芯“可用高度”相当少。这意味着,机芯必须仔细而精确地制造组装,避免摩擦导致的过多动力损失。

   在上一篇文章中,我们回溯了超薄表的历史——为什么早期钟表那么厚;机芯设计如何演变;怎样结合现代着装风格的变迁,推动超薄表的进一步发展。超薄表不仅时尚,也成为制表技艺的象征。今天我们就来看看,超薄表究竟为什么被视作艰巨挑战,以及现代高级制表品牌对这项艺术的深入诠释。

  

伯爵Caliber 12P机芯

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中)

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中)

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中)

   Jean Lassale Caliber 1200手动上弦机芯,产自1976年,厚仅1.2毫米!在当时,这是一个技术奇迹;但“不幸”的,这是一个机械领域的技术奇迹。彼时石英技术方兴未艾,那段时间对于任何一种全新机械机芯的发布都是不幸的。1979年,Caliber 1200机芯在Bouchet-Lassale停产。“Lassale”名称由精工收购,装饰在品牌超薄石英腕表表盘上;专利则由NouvelleLemania收购,后者继续生产Caliber 1200手动上弦机芯(以及Lassale Caliber 2000超薄自动上弦机芯),几年后方最终停产。伯爵将Caliber 1200演变成了Caliber 20P;江诗丹顿将Caliber 1200演变成了Caliber 1160,工匠们如何润饰日内瓦波纹着实令人好奇,你会觉得这么薄的机芯不会有丝毫多余的金属。

  

爱彼Caliber 2120机芯

   下一篇文章中,我们将呈现Lasalle的创意和其他巧妙构思结成的硕果,并探讨现代制表商如何利用尖端技术,把不成熟的萌芽,转变成令人瞩目的成功。

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中)

  

伯爵Caliber 12P机芯

   唉,为Jean Lassale叹息,问题不只是错误的时机,机芯实在太薄所以并不那么可靠。仅仅打开表壳,机芯就可能遭受不可修复的损伤。所以在伯爵和江诗丹顿,维修送返腕表往往意味着替换新机芯。Caliber 1200如何实现极致纤薄?所有的轮系都直接固定在基板上!没有夹板(事实上仅摆轮配有夹板),不止发条盒,所有的齿轮都是悬挂式的,由球状轴承支撑。对于腕表机芯而言,这是个不明智的做法,动力流转中轴承可带来诸多变数。如果说最终注定要失败,那它也不失为一个大胆的设计。

   现在,让我们来欣赏一款现代自动上弦超薄机芯——爱彼Caliber 2120(该机芯的复杂版是Caliber 2121,区别在于有无日期轮;Caliber 2120厚2.45毫米,增添日期轮后厚度略有提升,Caliber 2121厚3.05毫米)。这款机芯最早产自1967年,推出时是世界上最纤薄的“全陀”自动上弦机芯。和积家Caliber 849相仿,爱彼Caliber 2120与传统自动上弦机芯在许多方面有着显著差异,包括采用“悬挂式发条盒”(“suspended”barrel)。Caliber 2120及其变体最有趣的特性在于对摆陀厚度的控制,方法是将大部分质量交由外围实现。这种策略也存在问题,质量不是很稳定;Caliber 2120的解决方案非常巧妙,摆陀外围底部设红宝石滚轴支撑质量,我们可以在机芯边缘看到它的圆形轨道。

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中)

   爱彼Caliber 2120(也即江诗丹顿Caliber 1120)是现今世界上最薄的“全陀”自动上弦机芯,它甚至还能更薄,那就是采用珍珠陀。珍珠陀的优点显而易见——上弦摆陀在机芯“中”,而不是在机芯“上”。珍珠陀的直径远小于“全陀”,杠杆作用不足,上弦效果逊色,因此需精心设计、制作、组装和调校,以达正常运作性能。谈到在超薄机芯中应用珍珠陀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,要数伯爵(几乎是超薄制表的代名词)1960年推出的Caliber 12P机芯。

  

爱彼Jules Audemars万年历腕表

   再者,机芯架构必须作出重大改变。举例来说,大多机芯主发条盒双边轴心固定,一端是主夹板,另一端是桥板。积家Caliber 849机芯配备“悬挂式发条盒”(“hanging”barrel,Jean-Antoine Lépine发明),没有上桥板,仅以单边固定在上夹板上。这种架构本身不甚稳定,设计和生产中更需耗费心神,确保正常运作。摒弃上桥板节省了宝贵的空间,这对Caliber 849将厚度控制在2毫米之内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 Caliber 2120及其变体还有另一有趣特性,尽管外形纤薄,但却很容易支持复杂功能,如万年历。下图所示是Caliber 2120/2802万年历机芯(表盘侧)以及搭载这款机芯的Jules Audemars万年历腕表。

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中)

  

爱彼Caliber 2120/2802机芯

  

Jean Lassale Caliber 1200机芯伯爵Caliber 12P机芯

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中)

  超薄表的前世今生(下)

文章地址:https://www.wfuke.com/a/6745.html 爱彼

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
微信:sanqi9015
电话:185892532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