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发布时间:2020-01-30 17:34:07 编辑:balance 91°

   汉斯·威尔斯多夫(Hans Wilsdorf),劳力士创始人,从来就不是一个钟表匠。在所有的法律文件中,他给自己职业的定义是“商人”(merchant),即从事买卖的人。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,因为在汉斯·威尔斯多夫执掌公司的五十多年中,劳力士并不像现在这样自主制表,更确切地说,劳力士只是组装腕表。机芯从一家厂商采购,表壳从另一家厂商采购,表盘、链带以及其他元件也是如此。汉斯·威尔斯多夫天赋秉然,洞察商机,发现市场上的空白,而劳力士则以此为指引,总能组装出一些特别的东西。现在,我们称汉斯·威尔斯多夫为营销天才,劳力士蚝式的故事就是完美例证。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

表盖底侧小锤头标志,显示这枚表壳出自C. R. Spillmann Cie,数字136清晰可见

  

劳力士-梅塞迪丝·吉莉斯(Mercedes Gleitze)海报

   我相信Spillmann绝非简单的,帮助汉斯·威尔斯多夫掩藏对专利兴趣的中间人。更可能的情形是,Spillmann将专利带到汉斯·威尔斯多夫面前,向他讲解如何结合表冠和表壳,设计打造性防水腕表。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,但如果仔细观察图中所示1926年蚝式原型表的表底盖,你会在底部发现一个小锤头的标志。这是瑞士表壳厂商的标志,里面的数字是136,表明这枚表壳由拉绍德封的C. R. Spillmann Cie生产。所有早期金壳劳力士蚝式腕表中,几乎都印刻有这样的标记,表明这些表壳都是由Spillmann的工厂单独负责的。

   汉斯·威尔斯多夫习惯浏览瑞士专利登记簿,从中挑选可以利用的条目,代号114948就符合这种定义。在拉绍德封,PaulPerregaux和GeorgesPeret设计了一种表冠防水系统,将其拧紧到表壳突出的螺管上。表冠处于正常位置,无需受防水帽和第二层表壳的约束,使用便捷,也更容易获得销售成功。汉斯·威尔斯多夫不失时机购入专利,仅仅数月,劳力士蚝式腕表正式上市。

   第一个问题可以预见,因为较小的机芯意味着较小的平衡摆轮。为修正买家偏见,汉斯·威尔斯多夫尝试将腕表送完瑞士和英国矫实验室进行测试,以证明其精准性。这种做法一直持续到现在,如今,劳力士是拥有COSC认证天文台表数量最多的品牌。

  

没那么流行的八边形表壳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 第二个问题相比更难解决,尽管对于防止灰尘和水的侵入,曾有诸多尝试。例如,在维多利亚时代,探险家使用的怀表上弦表冠上都配有旋入式防水帽,通过链条连接到表壳上。这种系统非常笨拙,上弦表冠必须足够小,才能适应防水帽(顺便提一句,上世纪90年代,卡地亚在Pasha系列中复古了这种设计)。

  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堑壕战证明了腕表相比怀表的优势所在,劳力士正是首批从中获利的制造商之一。但在接下来的年月中,腕表民用用户也不无抱怨:一是觉得腕表没有老怀表精准;二是油脂被灰尘堵塞,或机芯因进水停运,腕表相比怀表,售后维修更频繁。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

蚝式原型表搭载Ultra Prima机芯

   除了上世纪40年代腕表直径变大外,蚝式表壳的基本设计一直保持连贯稳定。直到上世纪50年代,新型表壳和表冠一同问世,表冠被称为“Twinlock”(双重锁扣)。顾名思义,表冠采用双重垫圈,以确保其水密性。最初的防水深度可达50米,这是在表壳防渗方面的真正突破。

   原始蚝式表壳设计非常有趣,机芯与壳体并不直接相连。表壳由三个独立的部件组成:中框(附表耳)、上表圈和后底盖。上表圈和后底盖均采用旋入式设计。机芯、表盘和指针由外部带有螺纹的金属旋筒承载,3点钟位置留有孔洞,9点钟位置设有栓销。金属旋筒置入壳体,9点钟位置的栓销恰好插入壳体预留的孔洞,表冠和上弦柄轴则通过三点钟位置的孔洞装配到壳体上。最后再将上表圈和后底盖旋转锁紧。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

搭载Ultra Prima机芯的腕表盘面标注相应文字

   机芯分为三种版本:Prima、Extra Prima和Ultra Prima。三者均是15石结构,通过组装完成后的计时测试进行鉴别。性能最佳的十分之一为Ultra Prima,Prima就没那么精准,而Extra Prima介于两者之间。搭载Ultra Prima机芯的腕表盘面通常标注相应文字,如下图所示。

  

防水表壳,配备旋入式表底盖、表冠和表圈

   表壳外观呈“枕形”(cushion),始于上世纪20年代,劳力士对于“枕形”表壳的使用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。蚝式还曾推出替代性八边形表壳,但并没有像“枕形”那样流行成功。不到十年,八边形表壳就从劳力士的产品目录中销声匿迹,最有可能的原因是看上去太过老式。

   彼时劳力士大肆宣扬防水腕表不使用软木或皮革垫圈,只依靠金属与金属的旋接;这种说法是真实的,然而为了确保完美的密封性,腕表还是在后底盖内使用了垫圈,垫圈由薄铅片制成,旋紧时会发生形变,以补偿后底盖表面加工的参差变化。

   与同时期所有的劳力士腕表一样,蚝式腕表搭载的机芯由比尔Aegler机芯厂供应。这种独特的机芯被称为“10½ Hunter”:10½法分(23.7毫米)是机芯直径;“Hunter”指代腕表设计布局,即如同猎人怀表(配有保护镜面的上盖),表冠设于3点钟位置,与之相对的是表冠设于12点钟位置的开放式怀表。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 1953年,劳力士还推出了一款配备可旋转式表圈的两件式表壳。首个采用这种表壳的腕表型号是Ref 6202 Turn-O-Graph,表圈上配有嵌体,印有60分钟标记。作为计时码表的防水替代款推出,Ref 6202 Turn-O-Graph的市场销售难言成功,但它却成为了劳力士最具代表性(之一)型号潜航(Submariner)的基础。1953年9月份,瑞士探险家雅克·皮卡德的深海潜水器深潜海底3131.8米,贴在船身的劳力士特制腕表仍在正常工作。次年春季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,劳力士潜航系列腕表正式问世。

   上文所述是公认的历史,最近的研究成果让这段历史更加细化。2010年,钟表历史学家David Boettcher在美国钟表收藏家协会(NAWCC)公告上发表文章。文章指出,1926年7月19日,这项专利先是转让给了一位名叫Charles Rodolphe Spillmann的人,他在拉绍德封拥有一家表壳制造工厂。5天后,Spillmann又将专利转让给了汉斯·威尔斯多夫(有趣的是,并非直接转让给劳力士)。再5天后,7月29日,汉斯·威尔斯多夫注册“蚝式”(Oyster)商标。至此,表壳、表冠和名称,所有元素都已到位。

   1927年,劳力士做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:发布首款真正适于日常佩戴的防水腕表。这款腕表应用的防水策略与其他公司的早期尝试大有不同,视觉和触觉上却并无异常。经验丰富的劳力士爱好者可能已经意识到,方才提及的正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游戏规则改变者:第一代劳力士蚝式腕表。

   多年来,表壳和表冠的平行研发一直在继续,这在上世纪60年代的海使型(Sea Dweller)和2008年的深潜(Deepsea)腕表中可见一斑。在深潜腕表中,劳力士摒弃了使用长达60年的两件式表壳,转而恢复到原始蚝式设计。事实证明,鲐背之年的古老设计也能满足21世纪的性能需求。有时,前进可能意味着回到原点。

  

旋入式表底盖内侧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 到了上世纪30年代中期,劳力士将复杂的三件式表壳简化成两件式,上表圈集成到壳体,同时摒弃承载机芯的金属旋筒。Spillmann似乎已经从蚝式的故事中消失,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上世纪60年代,我们还能在劳力士计时码表的底盖内见到“C.R.S.”的缩写字样,这种关系持续了近20年。“枕形”表壳的生产当然也没有结束。上世纪30年代末,劳力士还为一家意大利品牌制造了一批超大款表壳。没错,那个当时还不怎么出名的意大利品牌正是沛纳海

   1927年,距今已有89年。然而腕表上的标记告诉我们,它的年龄还要更添一岁。没错,1927年的那个10月,著名的英国游泳选手梅塞迪丝·吉莉斯(MercedesGleitze)佩戴劳力士蚝式腕表成功横渡英吉利海峡。但事实上,早在1926年,蚝式的构思和原型就已问世。文中配图所示的这枚原型表,如今已是鲐背之年。在这样的一个纪念日,关于蚝式是什么、为什么与怎么样,诸多细节值得探索深究。

   细心的读者或许已经注意到,上述两种早期尝试的焦点都集中于对表冠的保护。表冠是灰尘和水汽最明显的侵入点,我们所需要的解决方案,就是锁牢表冠,使其自身具备防水性。1926年5月,命运的脚步悄然而至。

  

劳力士蚝式90周年 改变一切的防水传奇

   20世纪20年代早期,关于腕表防水的尝试是制作“气密性”(hermetic)腕表,方法是以第二外壳包裹整枚腕表。需要上弦或调校时,就松开表圈,将整枚腕表取出来。表壳多以金银制成,所以这种设计存在两个主要问题。金银质地柔软,日常反复拧紧松开会令螺纹和表圈受到磨损。螺纹磨损了,腕表就不再防水;表圈磨损了,再想松开就变得困难。

文章地址:https://www.wfuke.com/a/6813.html 劳力士卡地亚探险家沛纳海

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
微信:sanqi9015
电话:185892532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