镂空腕表的艺术巅峰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系列手表品鉴

发布时间:2020-02-07 08:26:16 编辑:balance 119°

  江诗丹顿全新的腕表系列使建筑与制表这两个在19世纪后期拥有相似发展轨迹的领域产生了微妙的联系。4400机芯沿袭卓越的自制机芯设计,轻盈、通透、精美的拱形结构将镂雕艺术推向新高,不禁让人联想起象征工业黄金时代的欧洲大型火车站。雕刻师将雕刻技法进行改良,卓尔不群的技法宛如出自雕塑家之手,另一种名为“大明火珐琅”的制表工艺为立体动感的腕表增添了迷人的光影效果。同样体现时间动态的制表艺术也经历了类似的演变历程。

镂空腕表的艺术巅峰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系列手表品鉴
长期以来,制表大师为降低怀表零件直径与厚度投入大量心血,令精致的怀表机芯日益轻巧纤薄。在对极致轻薄孜孜不倦的追求中,世界第一枚镂雕腕表在19世纪诞生,其设计理念与当时的建筑设计理念不谋而合,即将美学标准与技术要求完美结合。制表大师极尽所能镂雕机芯材料,从而减少机芯重量并让光线射入机芯内部。为同时确保腕表顺利运转,这道精细的操作对制表技艺的要求极高。

镂空腕表的艺术巅峰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系列手表品鉴
尽管江诗丹顿直到1924年才推出第一枚整体镂雕机芯,但江诗丹顿一直是镂雕工艺领域的开创者,品牌创始人Jean-Marc Vacheron在1755年制造的首枚江诗丹顿表就已配备镂雕摆轮夹板。此后江诗丹顿继续着对通透度的追求,同时制造出越来越精巧的机械零件。继怀表之后,江诗丹顿从20世纪60年代起开始为腕表创制镂雕机芯,将镂雕工艺拓展至三问、陀飞轮与万年历等复杂功能机芯,甚至是拥有复杂功能的超薄机芯款式,不断突破这项工艺的艺术极限。雕刻艺术全新的里程碑镂雕机芯是一项高难度艺术,要求尽可能地挖空机芯材质,并小心翼翼地保障时计的顺畅运转。为了展现镂雕艺术的独特魅力,制表师通常在已有的实心机芯上开始漫长的构思、设计与制模过程。全新Métiers d’Art 艺术大师「Mécaniques Ajourées 镂雕机械」系列 的创制过程也是如此。

镂空腕表的艺术巅峰 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系列手表品鉴
该系列腕表搭载4400手动上链机芯,这是江诗丹顿首次尝试对经典自制机芯加以镂雕处理。数百小时的精雕细琢不仅赋予机芯优雅轻薄的外形,并且将最完备的功能完美融入其中。在4400实心机芯上成功挖去近一半的材料后,江诗丹顿的制表师与工艺师坚持不懈地攻克难关,力求将全新的镂雕机芯打造出建筑美学中的立体光影效果。为此,他们在古老的手工雕刻艺术上再树新的里程碑。在用锉刀进行手工打磨与倒角之前,雕刻师摒弃了以往用微型手锯镂刻主板与桥板的做法,悉心雕刻机芯的整个圆周面从而打造真正立体有型、媲美雕塑作品的机芯。
江诗丹顿手表参考:

文章地址:https://www.wfuke.com/a/7136.html 陀飞轮

扫二维码,关注微信
微信:sanqi9015
电话:18589253206